诗蒙

自由的甜点师。

今天不谈甜点和美食

在我来法国以前,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学到很多甜点和法语以外的东西。然而我确实看到了。



上星期加班很厉害,巧克力部门主厨放假,甜点部门两个副厨,一个生病一个休假,厨房的两个学校签约工作生回校学习。人手紧缺得不得了。上周五我本来是一点下班的,硬是从早上五点开始加班加到了下午两点半,中间连20分钟的咖啡时间都停不下来。而周六呢,本来十一点下班的我,因为临时的草莓香草慕斯,被拖到下午三点回家。更惨的是周日,平时都是四点上班八点下班,也就四个小时就结束了,上周两点上班!十点下班!



我整个崩溃。因为我完全没有时间出去玩,出去吃,没有时间看书和健身。



而且上周只轮休了一天,昨天周一休息完之后,周二又要上班,我觉得我快脑瘫了。



在法国,餐饮是个非常辛苦的工作。众所周知,法国的福利是很好的,法国的工作时间也是出了名的少。除去法国的社会精英,普通中产其实过着比较自如的生活。但是餐饮是个例外,它重体力,重劳力,工作时间长,性别歧视厉害,而且赚钱少。



一个甜点房普通的员工工资大约是1500-2000之间,副厨3000,主厨5000+。基本工资换算成RMB看起来挺高的,但是要知道法国很多服务员也能拿到smic 1300+。所以这也就是个基础工资。而且法国是个上升渠道很小的社会,可能你要熬十年,才能从普通员工晋升到主厨。我见过更多的是十年也只是个普通职工。大多法国甜点师17岁入行,差不多到30+才能拿到5000+。在此之后,要么你闯出点名气,四处教课上节目赚钱,要么你自立门户,要么你就终生无法再加薪了。



这就是法国甜点师的上限。



但与此同时,从事这个行业所付出的,无论时间还是体力,都是其他行业的好几倍。



说到底,甜点是个门槛低的劳力职业,就算是在世界第一的法国,本质也不会改变。而它在法国的现状,就如法国分裂的社会一般,由资本家(餐饮世家,巨头),精英(mof,世界冠军,名厨等),中产(主厨,副厨),底层(大量的普通员工以及实习生),组成。



这其中的关系不仅是知识,利益输送,也包含着层层压榨。



我在加班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在想如果我必须要靠这份工作生活,我的心态将是什么样的。



我想那就不仅仅是身心疲惫那么简单了,而是无穷无尽的怨气。因为这加班,永远不会只是这一时半刻,而是往后数十年的人生。你为了一份工作,一份仅仅能给你些许勉强体面生活的工作,要付出自己的业余时间,要付出自己的健康和创造力。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只要代入设想,我就真的能感受到剥削二字。



这不是我想太多。厨房的日常工作,其实是非常机械化的,它的重复性需要而且必须是95%以上。在这个小型社会里,你必须像机器一样高速工作,不能累,不能停,不能错,否则所有人看你的眼神仿佛你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我能明白老板的心情,他需要这样的一群机械员工去卖命,我曾是老板,我知道将这种规则变成天条是再好不过的。法国厨房做到了,一群成功的厨房精英魔鬼告诉所有在厨房工作的人:这就是厨房,这就是地狱,你们必须这样工作,否则就等着接受嘲笑吧。







但是现在作为员工的我,却时常有这样的疑问:我为什么要如此替你卖命?凭什么女人像男人,男人像机器?



我是个例外,因为我带着目的而来,我是为了学习,所以要付出更多的时间以及获得更少的钱,去学到我想学的东西,但是那些真正的员工呢?



厨房需要这样工作吗?所有的工作都需要这样工作吗?



真的吗?



这种无休止地,机械一般的工作,将大部分人的精力压缩到了极限,保持创造力的人,真的需要有极大的热情和毅力,否则你下班后只想睡觉,以及抱怨吐槽。所以厨房是一个怨气横生的地方,每天有无尽的抱怨。都在提倡996,加班万岁,努力奋斗才有未来。可是更多的人,却最终会像药渣一样,被压榨至尽而丢弃。



他们付出绝大部分的时间去劳作,但并没有获得和工作一样值钱的东西。那些东西统统流入了别人的口袋。试想一个普通的法国甜点师,年龄渐长,已经无法胜任厨房高体力的劳动,而法国的养老福利体系逐渐崩溃后,他该何去何从。他卖身一样工作的甜点店会收留他吗?



并不。



这个例子比比皆是,华为是这样,法国的甜点师也是这样。高科技和扫大街的都一样。



这些,是我以前在职场从来没有如此深刻体会到的东西。恐惧和不知所措,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有过。



我之所以不至于深陷泥潭开始抱怨,仅仅是因为我还抱有希望,我的未来不是在法国厨房。但是我已经对这种工作体系产生了巨大的怀疑。



也许,这就是我为什么来法国后开始频繁求助马克思的原因……


评论(8)

热度(81)

  1. 今天的读书笔记长这样诗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