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蒙

自由的甜点师。

好久没上,因为在搬家。
我从法国最南边搬到了最西边,转折也是大大的。
要在这边开始新的实习,在vincent guerlais的店里。他是我特别特别喜欢的一个法国甜点师,之前就问他了能不能申请你店里的实习,他说没问题来吧!
我就屁颠屁颠的搬过来了。
搬家好烦恼啊,整整运了90公斤的东西,还不包括我扔的两大袋子衣服和鞋子,一大堆书。
我怎么可以买这么多东西!我明明是个巨粗糙的人,每天都觉得没衣服穿,一星期也就那么几套来回穿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一脸问号。
搬的新家是一个两层楼的房子,我和一个日本男生做室友。室友巨爱干净,房间拖鞋的,我😯
邋遢大王大概从此不能放飞自我了。
但是室友也有日本人特有的那种纤细,就是说话轻声细语的,凡事都是好好好这种。
我申请了六个月的实习,结束后如果还要继续也并不难,不过要看自己之后是不是还要在这边呆下去。vincent是一个甜点创意和工业化特别厉害的人,他有着法国的艺术细胞和偏亚洲的甜点思维。
该怎么解释甜点思维这种事情呢。举个例子说,他的甜点,我们chef曾说太甜!但我们几个亚裔,包括韩国人日本人觉得正正好,完美。
一向被以为是重口味的法国人觉得甜的甜点,被一群清淡口味的亚洲人觉得恰到好处,这是不是很奇怪的体验。
我觉得这就是甜点思维的区别。
其实我觉得亚洲人并不比欧洲人不吃甜,很多法国甜点师可是觉得日本的甜点太甜了,巧克力太多了呢。
区别在于食材的搭配,和油脂的使用。
有空我专门写一些这方面的东西~当然这是我的个人体验!
总之最近也算安定下来。挺开心的。

评论(7)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