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蒙

自由的甜点师。

杰作masterpiece(胖胖球同人25-26)

二十五、

躺在床上睡得头疼的许昕辗转反侧,因为鼻塞只能张着嘴呼吸,显得很不安稳。

他不连续的梦中全是他和樊振东白天的那场比赛,他打得很累,一分神就被对方逮到了机会。

樊振东最后一个弹压的球打得他眼前一晃。

许昕迷迷糊糊地梦到自己是跑到了球台的左边,可以回击。但他好像又来不及侧身,或者根本没预测到这个球,还傻呼呼地站在右边等对拉。越梦越混乱,越梦越压抑,最后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

是马龙的声音。

 

许昕转过头,看到马龙趴在他桌子上,满脸疲倦。

“我是不是发烧了?”

“对啊,昨天大半夜的队医过来量体温,但不能给你吃药,就开了点敷退烧的。”

许昕想说什么,一出口就咳嗽,咳得满脸通红。

“病毒性感冒啊,来喝水。”马龙给他倒了杯热水。

“哇那碗面这么厉害,我都多久没生病了。”

“你最近没休息好吧,我吃了也没事。”

“有可能,那我是不是得休息两天。”

“我给刘指导请假了,他给你批了,正好你可以养养肩膀和膝盖。”

“这个啊,恐怕两天不够。”

许昕耸耸肩在那笑。

“你要不要吃什么,我一会下去给你带。”

许昕想了想说:“来碗粥和鸡蛋吧,吃不下,你也注意点别传染了,过几天还联赛呢。”

 

马龙走后,许昕又开始躺着休息,很快就睡着了。发着烧的身体连骨头都疼,尤其是脊椎和脖子,酸疼酸疼。他想自己这是病来如山倒啊,印象中很少发烧这么厉害的,以前都是喝点热水睡一觉就完事儿了的。

难道真年纪大了?

这样一想还挺可怕的。

 

许昕这一病就是两星期,咳嗽流鼻涕,一直没好利索,训练停了三天就赶紧上去复训了。这运动员停练一天都自己清楚,何况生病后的三天,许昕就觉得握着球拍都虚。

更加不敢偷懒。期间方博还来拍着他的肩膀说兄弟,你这是带病上阵啊,练伤了都算工伤有保险的。

许昕拉着他就是一顿打。

 

联赛进行到第三轮,马龙和樊振东对决,竟然输了。比赛结果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挺意外的。虽然联赛一直被说是最废的比赛,但马龙这段日子状态好的不得了,输给樊振东也是大跌眼镜。要知道这个小孩才18岁呢。

可转念一想,这个小孩16岁开始就让人不停地大跌眼镜了。

许昕看着输球后的马龙,一如既往地沉默,拿起包离开球场。这段时间他生病,马龙几乎每天都来他房间看看,两人一起有的没的聊。生了病容易脆弱,许昕向来不抱怨,却讲了挺多不确定的事情,包括那些郁闷的心情。马龙也不太安慰许昕,就在一旁静静地听。可许昕觉得挺放松的,他知道马龙会懂。有时候他自我怀疑,不够坚定时,马龙总是这样站在他的边上或者立在他的前方。许昕看着他跌倒痛苦,但一次次坚强地站起来走得更高。

他和马龙,一起训练,一起玩闹,一起努力的这么多年,在别人只看到冠军和坚持的这么多年,只有他知道,对方失败到想放弃的念头有多少次。

马龙可以,为什么他不可以?许昕想,马龙走过的地方,他都看得真真切切,他都陪伴左右,又有什么理由矫情和放松,半途而废呢?

他们年少轻狂发过的誓言——到时候一起拿他十几二十个世界冠军,要当史上最牛逼的乒乓球运动员。

言犹在耳。

 

许昕病好利索后,神户公开赛就开始了。他和马龙好久没有双打,这次分到了一起。两个人都很兴奋。他们俩以前打双打的机会很多,后来马龙单打成绩越来越好后,教练组为了马龙的出场率,双打就配的少了。

早前许昕开玩笑跟马龙说,教练组都怕咱们太厉害吓坏其他人。

马龙说你说这话刘指导知道吗?

许昕说真不是吹,你看现在双打奥运不打了,那每一对都是王炸组合,唯独咱俩是王炸还默契的。

马龙就笑,说那行,要下次还配那还拿冠军。

许昕说那是必须的!老有信心了!

 

他们约好每次都拿冠军,马龙不知道怎么得也特别有信心开口答应这个事,可能是和许昕在一起,打起比赛都非常放得开。但这次比赛和樊振东尚坤打的却很焦灼,最后一个10:8的时候,马龙拉着许昕悄声讲着战术。

“等会他发球过来的时候,你就反冲他一个,然后我这边侧一。个到尚坤那边他肯定拉不着。”

果然尚坤一个侧身就拉出界了,马龙和许昕相拥一笑,赢了!

 

赢了之后的许昕拉着马龙去吃神户牛肉,说定了家餐馆,百年老店特别有名。他们俩日语完全不会,要知道那么多来中国打球的日本队员都是会中文的。当然许昕自从开始用谷歌拍照翻译后,菜单什么的已经特别有信心了。指点马龙要点这个那个的,好像自己吃过似的。

马龙点了一壶酒,喝了半天说不过瘾,一连又点了三壶,许昕就一个劲儿地吃牛肉,说确实好吃好吃,比国内的雪花牛肉好吃。

结账的时候两人掏了两万多日元,马龙笑说这还不如去鞍山吃烧烤,菜少酒还淡出鸟了。许昕点头,这几盘破牛肉居然吃了一千多人民币!小爷他还没吃饱呢。

 

 

他们整个夏天就没闲下来过,一直东跑西跑地比赛。许昕一直是国家队的劳模,他双打成绩好,加上单打,常常一个赛季下来他奖金和场次都排榜首。几个队员都叫着让许老板请客,许昕大手一挥——

准了。

 

相比其他主力的忙碌,张继科这个夏天异常沉静。他和鲁能合同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最后不得不罢赛处理。

然而罢赛次数多了不是个办法。

联赛虽然不是最高水平的赛事,但也是个积累比赛经验和练手的好机会,而且是个猎取奖金和会费的绝佳机会。运动员打球是为了国家没错,自己也不能吃糠嚼菜吧?

但张继科这边在联赛开始的时候签完合同,一直没得到鲁能上头的回复,如果合同不定下来,他的奖金就没法保障,没法保障他不成打黑工的了。这事儿闹到了乒协上,鲁能也不服软,坚持“看表现签合同”。气的张继科直接上微博把事儿摊开了说,粉丝纷纷站队骂俱乐部。

最后乒协一纸书文,各打五十大板。双方罚了五万了事。

然而这事儿还没有完。

对簿乒协的地震之势虽然已经消失,但余震却在国乒的队伍里继续动荡。刘国梁迅速召集了几个主教练开会,针对这件事情要教练去告诫下面的队员,以后这种事情必须减少。但他却非常明白,这种事情未来只会多不会少。乒协和乒超的矛盾迟早有一天会摆到明面上,闹得比今天还厉害。运动员一年九个月在国家队打球,肖像权等统统上缴国家,代言费之类一毛不拔,三个月的联赛至少五十万的工资却要俱乐部付。加之乒超一年不如一年,每年拉的冠名还不够塞牙缝,全场只有一个老大爷啃烧饼看赛的事儿在上海都发生过。品牌又不傻,没人看的球赛当什么冤大头去赞助。鲁能来乒协打交道的人近乎服软,说我们也有难处,张继科这伤病一大堆,这个赛季要是打不好,俱乐部搞不好就倒闭了,他其他的收入我们一概赚不了,要是联赛都拿不下,这个运动员我们真的签不起。乒协这边都是应付这些俱乐部的老手了,一句按规章办事就打发走了。张继科那边和俱乐部虽然叫板得日天日地,在国乒里却也不大敢动静。

俱乐部大不了不干,在国乒违规可是会被封杀!他和刘国梁聊过之后,决定还不如服软受罚,但鲁能的梁子结下,恐怕是再也不会续了。

这边安抚了运动员和俱乐部后,刘国梁那边私底下拉蔡振华和几个处事喝酒吃饭,隐约透露着自己对乒协乒超的担忧,但蔡振华也是一皱眉头,说兄弟这事儿我们能怎么办?你说学网球吧,把国乒散了,我同意可别人不同意啊。

刘国梁又怎么不明白这件事呢,这乒乓球的成绩之所以这么好,亏的是举国养着,但养团队是要钱的。一年那么技术研究员,新材料开发投入,器材更新,教练组等等,合着不明白的人都以为乒乓球成绩好都是靠天才运动员呢!哪个国家的天才运动员不多?凭什么就中国的运动员打的特别好,还不是靠栽培。前几天有个外国记者说中国乒乓球队机械化,培养出太多机器人运动员,没有个性。刘国梁一顿冷笑,心想md你们还不是养不起,废什么话。所以乒协要是把国乒的权力都放给了俱乐部,乒超也许好看了,运动员也不藏着掖着实力打联赛了,但那训练也得俱乐部来吧?有几个俱乐部养得起国乒这么大的队伍?养不起的话,三大赛输了谁负责?

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明白乒乓球的崛起靠的就是国球两个字,如果要变成了私球,可不仅仅是钱那么简单。

眼下他们也只能着眼于三创,提高乒超的就座率,把乒乓球的的热度炒起来,冠名赞助多了之后,俱乐部有钱赚,国乒也能集中训练运动员。

曲线救国。

 

二十六、

去亚锦赛之前正好临近中秋节,许昕老早就开始上网搜有什么好吃的可以带过去。樊振东和张继科那会也正好在他房里,三个人一起刷手机看淘宝。方便面自不用说,乒乓球队的“粮”师益友,就是老吃也腻。最后许昕说要不带月饼呗,到时候一人一个,边吃边想家多有情调啊,完了继科还能写首诗。

张继科嘿嘿笑说月饼那玩意我就不爱吃。

樊振东说那个美心月饼还挺好吃的啊。

许昕知道那个月饼,但一直也没买,他往年就吃上海买的。但既然小胖说了,买几个试试也不错,香港那么多队员,让他们寄来就完了。

于是在群里一吼,说港代们出来了哈,给哥们几个捎几盒月饼,要美心的。

那几个队员纷纷叫着昕哥要减肥啊,不要吃月饼,很胖的。

许昕说都小胖吃呢,他饿瘦了打不动!

还随手发了张小胖吃东西的图,张继科狂笑。樊振东奶声奶气地叫着说什么啊,我就一提议!

 

那边的“港代”迅速第二天就发了顺丰,赶在了他们出发之前收到,许昕挨个分了,还给自己留了喜欢的蛋黄豆沙。马龙笑他事儿多,咋那么爱整。许昕说到时候你别吃啊,把月饼往他床上一丢,跑了。

 

九月底的泰国还很热,比赛的队员到的时候直接被烤干,满头大汗地跑到酒店休息。比赛是二十六号,他们一般提早两天到,然后在酒店下面的健身房做手感的练习。许昕看了看赛程表和回国的时候,掐得正正好,心想刘指导他们可真抠啊连剥个榴莲的空闲都没给他们。

听说泰国榴莲很好吃的!

 

他们头两天的比赛都毫无悬念,打的很顺,一一晋级。当然这是不必提的,要是第一轮就被刷了,刘国梁不把他们都削了。很多外国第一个抽到中国队都特别绝望,这叫出师不利!

 

许昕吃完晚饭回来就去洗个澡,趴在床上给他家里人打视频,马龙在旁边翻行李。

“老妈我到啦,诶还行,热死了。”

许昕的妈妈声音传来:“那你们后天比赛啊?”

“对啊,时差还没调过来呢。”

“哦哟,泰国也有时差的啦?”

马龙一听就笑了,泰国就跟去个云南似的,有什么时差。

许昕说:“水土不服啊。”

“怎么啦?”

“一来就被蚊子咬,好多蚊子。”

“诶阿姨不是说泰国有个什么药,擦上去就没蚊子啦。”

“我都没时间出去买,天天比赛。”

“这么辛苦的啦,啊你妹妹来了。”

马龙一听,凑过去,他挺喜欢许昕这个小妹妹的,特别逗,跟许昕一样特别能讲,听说是学校辩论组的,还画得一手好画。

“哥哥,泰国好不好玩啊?”许昕妹妹长得跟许昕不大像,眼睛比较大,许昕像妈妈,她像爸爸。

“我天天比赛,没空去玩呢。”许昕盯着屏幕傻笑,他一碰到妹妹就自动少女,“你最近在学校怎么样啊?老妈说你刚考完试。”

“其他考的还好,英语一般,比前两名差了点。”

“英语好重要的我说,竞赛还有搞吗?”

“那个好累啊,不想搞奥数。”

“那整点其他的呗。我记得有加分什么的嘛,我一同学以前搞了个谁都没听过的竞赛,现在都被美国特招去了,我也是醉了。”

“那我也去打乒乓球吧,诶,马龙哥哥。”

许昕和马龙大笑,马龙说:“行你来打乒乓,给你教成全市第一,直接特招。”

许昕跟他妹妹聊了半天后,说:“改明儿考个第一让他们看看,好好学习,记得吃月饼啊。”

“哥哥比赛加油!哥哥最棒啦!”

 

和妈妈妹妹简短地道别后,许昕关了手机趴床上,自言自语地说:“我爹都不鸟我了,一个月不跟我视频了。”

马龙说:“你也够粘的啊。”

“你不给家里发个视频啥的?”

“打过电话了。”

“家住北京就是好,我爸妈就不想来北京。”

马龙的父母以前在鞍山,2015年他在北京这边安置了新房子,把父母接了过来,聚的机会便越来越多了。但尽管以前分隔两地,他其实也联系不频繁。

不知道为什么,马龙跟乒乓球队反而更亲些。这些年,跟父母讲的知心话估计还没和秦指导多,更别提和许昕比了。他周围很多队友也是这样,因为从小离家,可能跟队友教练会更像亲人,毕竟时间太长了。

但许昕却一直特别恋家,有什么心事都是一股脑地向家里人说,也向马龙说。

马龙有时也觉得挺好的,尽管看着许昕爸妈对乒乓球也不太了解的感觉,但总是鼓励说你喜欢最要紧,我们到时候给你加油。

他回想起自己以前跟父母聊球,说道状态不好,他妈妈要么是忧心忡忡问是不是教练没带好,要怎么办呢,会不会很影响比赛之类。又或者是他爸说要坚持要坚持。

有阵子他听到就忍不住想发火,本来就状态不好,比赛打输都烦死了,还一个劲地跟他唠叨。后来马龙渐渐也不跟他们聊球了。

他突然想起他们包里还有两个月饼,掏出来一人分了一个。马龙说你不是要情调么,吃呗。

许昕说哎呀我都忘了,来来来,今天看你一个人背井离乡怪可怜的,陪你一起吃。

马龙眯着眼睛笑,说也不知道谁背井离乡。

许昕翻着手机招呼马龙来自拍,两个人找了个咬月饼的角度,咔嚓。

 

——大家中秋节快乐我们也是有月饼的。

——中秋唯我陪你一起自拍。

 

微博发出去的一瞬间,许昕突然觉得很有家的感觉,这个中秋是马龙陪他一起过的,他跟马龙从认识到现在已经好多年了。和妈妈妹妹视频了,爸爸发过短信,马龙在旁边吃着月饼,好像跟一家团聚没什么区别。

 

“马龙我觉得我挺幸福的。”许昕没头没脑地说。

“怎么?”马龙有点奇怪许昕怎么突然说这句话。

“就是好像什么都不缺的感觉,我都觉得我太会投胎了。”

“你这是夸自己呢还是怎么着?前阵子赢了比赛就这么开心了?”

“真的啊,有时候输了球是不太开心,但不知道为什么其他事情就这么满足。”

“教练老说我不能整天嘻嘻哈哈的,但我也真没有很多烦恼的事,除了偶尔输球。”

“你知道吧,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体校刚回来,看到我爸妈在拌嘴,我都差点吓哭了,然后第二天就闷闷不乐地跟我教练说我爸妈吵架了。我伤心了一整天我爸妈怎么吵架了,他们从来不吵架的,然后我教练大概安慰了我吧。回家的时候我爸妈就不吵架了,和以前一样好。”

“其实以前没什么特别大的志向,最大的也就是和队友吹牛的世界冠军了,但那个也拿过了。前阵子我心情巨差,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是现在又好了。”

“想想父母都挺好的,家里条件不说好吧也足够吃喝,现在自己打球也挺好,今天吃的月饼又这么好吃,就觉得特别幸福。”

完了又来一句,“真是太会投胎了。”

马龙被许昕这没由来的自言自语都逗笑了,这是哪一出,突然这么唠唠叨叨的。他想到以前教练评价许昕的词——小富即安。

对他来说,其实这个概念并不熟悉,他从小被就灌输争取冠军这条路是不可以太早满足的,许昕难道不懂吗?

跟许昕在一起的越久,越会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不同的,马龙隐隐约约地觉得,也许在未来,他们终究会走上不一样的道路。

那条路,又会是什么样子?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