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蒙

自由的甜点师。

杰作masterpiece(胖胖球同人21-22)

二十一、

他们下车没先去家里,许昕说要去买点吃的,他妈喜欢吃有家的蛋糕卷。打车饶了半天,才找到一家小店,还在那店主楼下等了半天,说是现烤没那么快!大约一小时后才到一住宅区门口。

倒是挺大的,马龙看着许昕跟保安报门牌时心里想。

许昕向来丢三落四,这几年回家从来不记得带房卡,自己家的门有密码,但大门只能让保安开。今天这个保安是新来的,跟许昕纠结了半天说不认识他怎么也不开门。人家这么负责地给业主保护家园,也不好意思怪他,弄的许昕巨无奈给爸妈打电话,最后他妈从楼上下来到门口,都过去十多分钟了。

他妈对自己儿子倒是清楚的很,只要没把自己丢了就行。一见到许昕笑容就没停过,还拉着马龙嘘寒问暖,说马龙照顾许昕真是辛苦了。

弄得马龙有点不好意思,直说许昕在队里特别乖训练特别努力从不偷懒。

许昕一听怎么这么不对劲儿,这两人打什么官腔。

 

他俩回到许昕家里的时候正好是中午,许昕妈妈在准备中餐,昨天听说儿子要回来,今天许昕爸爸买了特别多的菜。倒是许昕的妹妹不在,小孩儿读书没时间回来。

马龙早前在国家队见过许昕爸妈几次,也不多,偶尔许昕跟他们视频也能打个招呼。他对许昕爸妈的印象就是特别和谐。许昕妈妈让马龙觉得有点孩子气,说话语气软软的很能聊,又有点迷糊和天真,每次跟许昕视频的时候总听她那拖长的语气说“我不知道啊”“那你喜欢就好嘛”。他爸爸不怎么视频,有几次见到也总觉得是个稳重的长辈,不太爱开口,大约和体制内工作也有些关系。

第一次来许昕家,马龙有些拘谨,但是许昕的爸妈特别和善。他进门的时候,拖鞋整齐地摆在他面前,客厅桌上放着一些坚果和水果,都是他爱吃的。桌上放着花瓶,插了几朵花。马龙觉得许昕家挺好的,说不上富丽堂皇,但就是很舒服。他妈在厨房炒菜的时候,许昕就瘫在沙发上,然后他妈一叫,许昕就哒哒哒跑过去拿这个拿那个。他爸爸就和马龙聊自己的小花园,今年月季又买了几个品种啦,这朵那朵叫什么的。

龙沙宝石,他记了这个名字,是今天许昕家客厅里放的花。

许昕房间里挂着不少他的照片和奖状,每张都笑的特别灿烂。马龙看照片的时候想,许昕也是几十年如一日,从小就长得跟现在一模一样,笑的也一样,傻!

 

“许昕啊,这每年也回来不了几次,每次回来就爱吃糖醋排骨。”许昕妈妈笑着说。

“北京都烧得不甜,不好吃。”

许昕刚来北方的时候饮食不是很习惯,他是江苏人,吃惯了甜菜,到了北京一下子变成咸辣,没少上火。后来几年也习惯了,但一说起最爱吃什么菜,都是特别江苏风味的。

他爸妈絮絮叨叨地跟马龙讲许昕从小到大的顽皮事儿,聊得最多的就是许昕打球。马龙和许昕虽然无话不谈,但许昕这个人很少抱怨些什么,最多也就在国家队小队员抱怨住宿条件一般的时候来一句:这都算不错啦,我以前呆上海连空调都没有呢。

所以当马龙第一次听到许昕爸妈说他刚去上海的时候连掉了饭卡都不会挂失,要打电话给爸妈的时候,马龙都快笑死了。他拿眼睛瞟许昕,笑里全是揶揄。

倒是许昕不以为然,说:“那我后来就都会挂失了。”

“看来你丢了不少次啊。”马龙笑。

“他除了床和自己没丢,其他都丢过。”许昕妈妈说。

桌上人大笑。

 

他们吃完饭一起在客厅看体育频道,许昕妈妈在厨房忙活了一阵,端出一大盘切好的水果和蛋糕卷,小心翼翼地走。但不知是大理石地板太滑,还是这个大的玻璃盘太重,她放下的时候没放稳,盘子一个斜倾,从桌上吧嗒一下掉下去了。

声响太大,沙发上的三人齐刷刷地看向他妈。

他妈妈呆了一下,突然笑起来双手一摊,还“哇”地一声欢呼。

许昕歪头笑得好不开心,他爸爸也摇头笑说:“你说你啊,是什么菜谱做的啊。”然后站起身帮他妈妈收拾地板。

他妈妈笑嘻嘻地说:“我满汉全席啊。”

听着这对话马龙一头雾水,许昕说:“这俩喜欢做些吃的,现在会上网之后天天看些做菜的网站研究菜谱呢。”

马龙笑出来,说:“你爸妈真可爱。”

他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后来回北京的飞机上,他看着许昕在喝水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大概是07年底的总结会上,队里没有回去的队员凑了一桌一起吃年夜饭,他和许昕都是小队员还是秦指导一个教练的所以坐一起。那时候马龙进队已经好几年了,许昕刚来。这种场合马龙一般是不说话,不出头,不好奇,就光吃自己的不引起注意。因为是过年,几个指导都喝的开心完全没有训练的严肃,大队员也开起玩笑,气氛特别好。突然“啪”地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刷地盯马龙这边来,他一下子满脸通红,紧张地想自己好像没做错什么啊,然后一看旁边许昕的酒杯。

这家伙夹菜的时候把酒杯弄倒了!

原来大家看的是他,马龙松了一口气,也转头尴尬地看着许昕。

后者愣了两秒,忽然双手一摊,很开心地欢呼了一声,笑得好灿烂。

然后所有人都笑了。

 

那一幕给马龙的印象极深,他彻底记住了许昕这个人。之前秦指导和刘指导总是批评许昕,说贪玩偷懒太外向。他便觉得也不过是个普通的队员罢,这样的运动员太多了。但他看着许昕灿烂的笑容想,如果打碎酒杯的人是自己,会是怎样的局面。

但他不会犯错,所以静悄悄地坐在这里,不吵不热闹。

 

二十二、

回北京的第一天就是开会,队内批斗大会。

首当其冲的挨批对象,张继科。

没有责任心,担不起大任,只知道自己冲。

“你这样下去马上就消失了,谁记得你,乒乓球冠军还少吗?大满贯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没有责任心在球队里就什么都不是。”

刘国梁毫不留情地训张继科,说出的话跟抛出来的刀子似的,一句比一句扎人。旁边的队员听得都惴惴不安,低头拿眼睛瞥张继科。

后者背着手耸拉肩膀,面无表情地盯着地板。

另一个是许昕。

没气势,太矫情,总以为自己厉害,其实全是漏洞。

“平时让抓技术没抓,让想球没想,凭着点小聪明打球就觉得很厉害很得意了,其实打出来的球一塌糊涂,都没法看,唬唬观众有什么用是哇,打出成绩才是最重要的。”

队员们又不安地拿眼睛瞥许昕。

后者低垂眼睛抿着嘴,一言不发。

最后是马龙。

情绪略过外放,要注意形象。

“不是说赢了不能庆祝,但你作为一个队长,时刻代表球队,要注意自己在公众场合的形象,心理素质还是太差。一输就抑郁,赢了就控制不住自己,什么都来了,这个撕衣服,那个跳球台,这样到了奥运会上心里老是波动来波动去,还怎么打比赛?”

队员偷偷瞥着马龙,马龙站得笔挺,表情严肃得可怕。大家心想连龙队都不放过了,今天可真是要倒大霉了。

 

然而刘国梁画风一转,开始表彰,比如方博,比如樊振东。

尤其是樊振东,说虽然输了,但是打出了气势,每场球都在思考,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对手要知道打出自己的球,不能怂。

但樊振东从头到尾板着脸,似乎不太高兴。

 

大会结束后,几个队员路过许昕张继科的时候,都很懂地拍拍两人的肩膀。两人这时看教练不在也恢复了些生动的表情。

马龙想走上前去,到许昕那边,却看到吴敬平叫许昕过去。他听到吴敬平安慰了一阵许昕输球,然后开始讨论他最近的技术和状态。许昕跟犯了错的小孩似的,耸拉着脑袋在吴敬平旁边,表情自责又懊悔。

他想吴指导应该会好好地跟许昕分析这些天的错误和得失,这时候他也插不上话,不如晚上再去找他聊聊。转头想走的时候,却发现樊振东还站在挨训的位置上,默默地晃手,时不时地瞟向吴敬平和许昕,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马龙甚至从他的表情中看到了一丝,恼怒?

这个发现让马龙心内一沉,担忧地看看他,又看看许昕。

 

樊振东觉得很不爽。

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夸他,吴指导说他打得虽然不够好,但是也完成了目标。刘指导说他打出了预期,队员对他实力的刮目相看。

所有的夸奖都让他的郁闷无处发泄。

到底哪里打得好?根本就不好!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我打成这样就叫好了?难道都不觉得我可以打的更好吗?

樊振东闷着一肚子气,有点自尊心被践踏和实力被轻视的感觉。大会结束后,他就想找吴指导聊,结果吴指导立刻就叫许昕过去了,说了半天也没说完。樊振东孩子脾气突然就上来了。

吴指导自从许昕来了之后就知道管许昕!明明说好的2016年带他拼里约的,现在他根本不想管自己了,就是因为吴指导不像以前一样看着他每个动作,他才会这次打得这么差!

樊振东本来性格就比同龄人沉,这会一生气,气场非常可怕,林高远和周雨本来想找他一起训练,看了一眼后觉得还是躲开点比较好。

小胖要是凶起来,那打出来的球能把人砸成猪头。

 

可能是心情不好,樊振东这两天的训练都显得很急躁,量没减下来但整个人的状态看上去很懵,练习也练不到脑子里去,只是死扛。王皓去年从国家队退下来,这会已经转型当八一队的总教练。他看着樊振东这副样子,始终觉得不太对劲。于是抽空专门找这个他从小培养起来的小胖,问他最近怎么了。

樊振东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说就是提不起劲,练不进去。

王皓说你打完苏州就这样,觉得打败波尔就够了?

樊振东这几天都在为这个事情胸闷,一直憋着没跟任何人说,这会王皓戳到他气头上,他涨得满脸通红,但是王皓就像他的父亲一样,他又没法大声说话。于是沉默了半天,才说:“我就是觉得打败了波尔不够才练不进去。”

“为什么?那更要练啊。”

“可是你们都觉得我练得很好了,我现在难道只能打败波尔吗?你看马龙张继科他们早就打赢过波尔了,我现在就算打得不错了,是不是根本没资格和他们一样去里约。”

对着王皓,樊振东毫无顾忌地倾倒自己的郁闷。

“还有吴指导都不怎么来找我讲技术,说我保持这个状态练下去就行,他现在每天就跟许昕训练,去年亚运会和公开赛我都输许昕那么多次了,今年亚洲杯又输了,一抬头就看见许昕,哪哪都是许昕,他也不找我练!”

“吴指导是不是有了许昕就不要我了。”

“他是不是觉得我打不过许昕,就决定帮许昕拼奥运不管我了,那我接下来还怎么打其他比赛啊……”

说到最后都开始委屈了。

王皓一愣,这孩子比他想象的心气儿还要高。他是看着樊振东那么小小年纪进八一队,打到一队,冲到主力。他像照顾儿子一样照顾小胖,让他当自己的陪练,给他讲球。有时候他看着樊振东就像看到另一个自己。

技术先进,打法凶狠,性格柔软,依赖性强。

但他不想让小胖和自己一样,太过柔软。

会有遗憾。

 

“既然你觉得不够,就在接下来的联赛中,一场都不许输。”

王皓看到樊振东猛地抬起头,有点震惊地盯着自己,似乎在问他是不是开玩笑。

今年才到五月,乒超联赛还要进行七个月,一场都不输,从来没有人做到过。

 

“吴指导不抓你,我抓。”

“所以你一场都不许输。”

王皓说。

在他目光注视的压力下,樊振东心情忐忑地点头。


评论(1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