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蒙

自由的甜点师。

杰作masterpiece(胖胖球同人18-19)

十八、

郝帅儿子宴席那天,王皓突然宣布了退役的事情。他说的时候拿着酒杯本来想敬酒缓解低压的气氛,却忍不住哽咽。

刘国梁在他低头的时候接过话说,来来来喝酒,以后办桌正式的再宣布一次。

当时国乒的大部分队员都在场,总觉得是该来的还是来了,但是突然来了又觉得万般滋味。

樊振东懵懵地偷看着王皓,又低头看酒杯,敬完酒后也不敢说话。等酒席快结束了,他拉拉王皓的袖子问,皓哥,你还回国家队吗?

王皓说回是肯定想回的,可能没有这么快要等两年。

樊振东又问,那要是吴指导退休了,你回来后能带我吗?

他那副天真又胆怯的样子,让王皓一下子回到了六年前。马琳得了奥运冠军,吴敬平第一次产生了退休的念头,他在一次庆祝宴席上,等四周的人都快散去后,拉着吴敬平怯怯地问,吴指导你能带我带到2012吗?

王皓说,我努力跟上面申请,但你也不能放松训练,一定要给自己压力。

他就是没有把自己逼到最绝境,才会尝到很多失败的痛苦。

樊振东笑得特别开心,憨憨地答应说肯定不让皓哥失望。

 

马龙张继科则是一直对王皓怀着敬畏之情。一个是多次阻挡自己的冠军之路,另一个是数次送他走上最高奖台,不同的经历,相同的都是结束比赛对于技术的倾囊相授。

大家对王皓都有一些职业生涯的悲壮之情,更多的是敬佩。运动员做到他这样,只能用伟大来称呼。

 

等他结束发言后,大家纷纷敬酒,好几桌的人围过来,气氛很快又活跃起来。

然而只有许昕,呆坐在位置上,低着头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灵活。

 

许昕的采访常常提到的事情就是,他太自信,连他自己都承认这种自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莫名其妙。他会坚信自己赢球,会相信自己打得过谁谁谁不是问题,好像他从来都不怀疑自己能做到任何事。

除了一件别人都忽略的事情,就是他从来没有坚信过自己能够延续直拍的寿命。

许昕回想起自己打球的经历。那时候在乒校,已经是绝大多数人用横拍打球,许昕一开始的教练也是想给许昕用横拍。而许昕天生好奇,他用了一段时间横拍之后,和隔壁一个直拍的小队员打球,觉得直拍也挺有意思的,于是照着直拍的办法练了几天,很快就上手了。

不知那时候是教练的传统直拍情节还是许昕的好奇心理,他几次比赛都用了直拍打球,竟然赢了。每次赢球的时候,不少人都说,这个不多见啊,直拍也打的这么灵。一来二去,很多教练都注意到了上海还有个打直拍很不错的小孩。许昕当时还小,也喜欢受关注,他的比赛突出,又使得直拍,一下子就变得非常独特。

许昕觉得正是那段时间奠定了他打直拍的基础。甚至这种特殊的关注持续影响在他的职业生涯里,只是到了后期喜忧参半。

有时候他会想,如果他是横拍,会是怎样一种未来。

他的步伐其实不是很好,身体素质也不如张继科,反手感觉不好的缺点这么多年了,进步是有的但总是无法让自己满意。在吴敬平那边和他交流最多的就是王皓,而他和王皓打的感觉就是压力很大。

那种和王者之间的差距,天生的反手感,凶狠的球风,破釜沉舟的技术训练方式,这些统统都让他觉得无可超越。

但他是国乒最后的直拍,所有人都说如果他不发展直拍,直拍就没有人了。以前还有个王皓马琳,可是这么多年了,基层练直拍横打的人数不胜数,没有打出一个王皓。

因为实在太难练。

许昕曾照着王皓的技术特点去训练过一阵子,为了加强自己的反手能力,后来不得不放弃。王皓完全放弃了推挡,而这个技术,只要是学过的直拍选手,没有一个能战胜自己的本能。

王皓可以,因为他从来没学过,但这样破釜沉舟的心又有几个人敢?打不好,就废了。所以他是这么多直拍选手中唯一可以用反手和拧拉做战术体系的人。而马琳的直拍,是那个时代规则之下最后的坚守者。那年的横直决赛,他见到了马琳眼中深深的无奈。

国乒队都迷信,许昕也是。他不由得想,王皓的横空出世,直拍也许就走上了巅峰,也走到了末路。他已经补圆了直板最后的缺点,以盾为剑。也许这个人,就是为了连接直拍和横拍而出现的。如同他一贯在国乒中的地位一样,承上启下,他是连接两个时代的人。

直拍的时代,真的过去了,随着王皓的离开。

有些事情不由不信命,尤其是在这个大球时代,力量、两面手才是天命所归。

他许昕,是与天叫板的人吗?

王皓能,他能吗?

 

十九、

马龙前几天在训练馆有记者问他,你们比赛的时候吼的都是什么?有特殊含义吗?

他想了一会,笑着说就是胡喊,壮壮胆子呗。

他以前不太喊球,被刘国梁和秦志戬都训过。刘国梁说,我们要打出气势来,所以你得吼,懂哇,不吼就越打越沉,最后球还没输人先输了!

早年他输波尔那场球,对方那个吼声一度是他的噩梦,好几个星期没法睡觉,一闭眼就想那个比赛。后来他自己对着墙壁和镜子吼,训练了很久,想象自己赢球、输球、僵局,自己鼓励自己该怎么做。

不可以沉下去,要叫出来,要自己爬出来。

他在国家队十二年,见过太多运动员从光芒无限到一无所有。打法先进的,最后球技成熟时早已经被队友吃透了技术;早早认定了接班人的,被输球打击得心理崩溃无法再战;拿过金牌却无法前进的,从此只能成为陪练。

然而运动员这个职业,比的是气,赢的却是势。想要成功,顺势而为,天命人力,缺一不可。

马龙在全锦赛输了之后想了很多,不止是回想自己的失败,也在思考自己的未来。以前,他总是拼命地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在关键时刻发颤。也在拼命地想办法,想着如果重新开一局,他会怎么应对每个球。别人津津乐道的是他的技术全面,球路多变,而不知道他在每个夜深人静辗转无眠。

但是樊振东打破了他一贯的坚持。他用简单、直接的暴力对决,狠狠地打在了马龙的软肋上。他可以用心理素质不好,状态不对来回应这一局输球,但他却更强烈地意识到,这就是未来。

这种感觉,在马龙曾经和王皓对决的时候有过,王皓的力量无视了他一切的技巧,在他面前他曾经只感到绝望。

他的技巧太多,已经眼花缭乱。尤其他是个纠结犹豫不决的人,为什么总是要给自己制造这么多麻烦。所以总是在关键的时候怀疑自己,无法选择。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他的想法太多,心思太重,所以无法登顶。但既然有登上巅峰的决心,又何必如此在乎纷扰的一切。

要相信自己。

 

 

 

许昕近些日子都觉得烦躁。

输球,低沉,训练,伤病,这些事情反复上演。输了卡塔尔公开赛后,吴敬平单独拉他谈话,问他还想不想练。

许昕说我不是每天在练吗?训练内容我哪一项也没落下来。

但你是在认真练球吗?吴敬平有点生气,却依然是好脾气的模样。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练不进去,太烦了。许昕在凳子上驾着腿,仰头喃喃自语,最后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吴指导,你说,我的打法是不是落后了?”

吴敬平一下子明白过来,去年马琳和王皓退役看来给许昕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许昕这个小孩,在他看来不仅是大家都认为的很快乐的孩子,也是个意外敏感的孩子,他特别能知道别人的情绪,而且很容易让别人高兴。他觉得这点和他原来的同门马龙有些像,都挺滴水不漏的性格,但马龙是不轻易让别人不高兴。

前几年吴敬平还没带许昕的时候,大约是09年,许昕那会刚打出来,成绩很亮眼。有段日子蔡振华买了新房子,搬过去后说让教练组带几个小队员来他新家吃个酒。秦志戬就带了马龙和许昕,肖战带了张继科,吴敬平带了王皓和马琳。完了那天大家在蔡振华楼下碰面,上去之后蔡振华给大伙开门,一个个站在玄关脱鞋。

蔡振华也特别开心,老队员呢08年各个优秀,新队员09年也都打出来了,他自己的职位也升得快,上面特别表扬过多次。酒桌上他还笑着对几个小队员说,都别客气,吃啊。

那几个小队员都挺敬畏蔡振华的,看着就有些紧张和无所适从,也不敢说什么,就点头。

刘国梁就笑,说老蔡几个小伙子还年轻呢,哪敢在你这随便吃。

蔡振华说,说什么呢,这几个以后都是冠军,来都是给我面子。

大家笑,然后其中有个孩子就来了一句,我们能来都是蔡指导给我们面子才对。

吴敬平当时就看着那孩子想,这不是秦志戬组的许昕吗,看着也挺呆头呆脑的,话讲得还真不错。

蔡振华听了那话就哈哈大笑,指着许昕对刘国梁说,你这孩子教的不错啊,懂事。

当时吴敬平就对许昕有些印象了,虽然同组的马龙他已经留意很久了,好多年都当成领军的苗子去栽培。但那个孩子心思太重,未来怕是很坎坷的。

 

许昕常常给人没压力,实际上他也有压力。其中直拍打法就是个最大的压力。他拿了排名第一那阵子压力就比较大,常常打比赛的时候患得患失的。他跟吴敬平说,我这拿了第一每次打比赛都没法放开了,觉得自己放开了就有漏洞被人抓住,而且拿了排名第一是不是就打不了男单冠军了呀?你看也没哪个世界冠军是排名第一的呀。

絮絮叨叨的,特别话痨。

吴敬平就说那不是正好,你做个突破。

后来他东京拿了冠军,吴敬平回来就夸他说你看,突破起来也不难。

许昕那会特别开心,吴敬平那会就给他树立里约男单夺冠的信心,包括讲了不少马琳的事,说马琳每次面对改革,谁谁谁就会说马琳不行了,规则又改了打法落后了,不是照样挺过来了。再看看王皓,拿了三次亚军也继续努力,这几年哪次对外的大赛输过了,都是直拍选手,最重要是决心和毅力。

许昕每次听完都觉得特别有道理,也应该信任新教练,两人一起努力拼到里约去。

这会吴敬平听到许昕问他这个问题,他便说:

“那不正好,你做个突破。”

“你应该有信心,东京那次不是很好的例子吗?”

============================================

忙吐了,没时间写,感觉脑子里还有3w字没写完- -希望十天内能解决,最近好累啊。

评论(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