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蒙

自由的甜点师。

杰作masterpiece (胖胖球同人10-14)

十、

运动员都比较简单,赢了就开心,输了就难过,世界非黑即白。

从东京回来,马龙快乐了不少,尽管每天还是照样训练做总结,一点也不比以前少,他把情绪掩藏的很深但也不是看不出来。许昕就不一样了,他拿了冠军就被训了一顿,和张继科一起训。有时候许昕也觉得纳闷,为什么刘指导总是见不得他开心呢?

开心不好吗?赢球很重要,但生活不能只是赢球吧?

刘指导就不训马龙,因为马龙的快乐就是赢。如果输了还挨训,马龙的心理阴影特别大。

难道运动员都得跟马龙似的那么折腾啊?聪明如许昕,答案自然很明显,没有足够强烈的求胜心,永远不能成为伟大的运动员。

有一阵子他天天观察马龙,看马龙练习时候的表情,看他输球痛苦的样子,看他赢球的笑容,还有他挨训他受表扬,他的紧张他的应付自如。许昕感受到的差别就是马龙是个坚持的人。

马龙有一套自己的作息表,早上六点起床,洗漱完毕跑步,风雨无阻;训练计划详细到秒,包括每天每小时要达到的目标;每天必测的体脂,对体重苛刻的像模特。他打乒乓球的那一瞬,就像世界只剩下了球台。有时候许昕也很羡慕马龙这一点,因为知道自己做不到所以想学习,但学着学着又变回了他自己。

他问,马龙啊,你教教我怎么能跟你那样打球呗。

马龙听到这话特别惊讶,问他为什么要像他一样打球,想改横板?

他说不是不是,你看所有教练都叫我跟你学学,我太懒,又太外向了。

马龙淡淡地说我觉得外向挺好的。

许昕听了就乐,但马龙话又一转,说你是该改改懒的毛病,以后跟我晨练。

许昕感觉眼前一黑。之前张斌私底下问他,马龙六点就出门了,你七点还在睡觉的事儿是不是真的?许昕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后来一次上节目他又问了一次,许昕说他已经开始跟马龙一起晨练了。

其实一开始也不顺利,大冬天的谁想出门啊。但马龙一旦制定了什么计划,从来都不会改的。他们约好六点半去练,马龙就每天准时六点十分敲许昕的门,毫不留情地把他从被子里拖出来,还不许他洗热水。许昕觉得马龙在外面那么温柔,对自己怎么就这么狠呐。

真的好冷。

 

许昕有拖延症,休息日的时候常常八点钟睁开眼睛,心里想着该去做个力量,完事儿再补个英语啥的。但往往他躺着躺着就开始发呆,发呆再玩手机,饿了也懒得去吃饭,一直磨磨蹭蹭到下午两点才出门。一到训练馆,马龙早已经练得满头是汗,看到他懒洋洋地走来就皱眉头。

怎么才来,你也太懒了。

 

可今天是休息天呀。

许昕咧着嘴笑。果然马龙眉头皱得更深了,说秦指导都叫你休息天也别放松了。

许昕忙点头说是是。哒哒哒跑去拿球拍,乖乖跟马龙练。

休息天的练习,马龙也是全力以赴,许昕练完力量满头大汗,趴在垫子上眼神呆滞。嘴里说着我已经是个废人了之类的话。

马龙到这个时候就觉得许昕很可爱。

许昕的脸以前有点肉,下垂眼,嘴巴嘟嘟的,一发起呆就特别傻,跟个小孩儿似的。马龙看着他就想笑,说许昕你长了一张喜剧脸。

那正好退役有份正经工作,许昕说,马龙你退役想干吗呢?

马龙说不知道没想过,球还没打完没想那么远,你呢?

许昕说我想去玩啊,去全世界玩,随便做什么工作都行,吃饱穿暖就可以。

马龙说这不就是流浪汉嘛。

许昕反驳这怎么是流浪汉呢,这叫自由!

马龙还是觉得这跟流浪没什么区别,他虽然没有规划过未来,但绝对不会去流浪。也许会做跟乒乓球相关的工作,不是教练,也可以去事业单位和乒羽协会,像王励勤一样。他爸妈是体制内工作的人,尤其也希望马龙走进体制内。他对工作没有什么概念,父母很少跟他说工作的事情,只觉得会有很多压抑和麻烦,好像不快乐。

那打球快乐吗?马龙问自己。

他不知道。

从他5岁开始打乒乓球,就对此痴迷。他爱这个跳跃的小球,以及持拍的快感,但他也常常承受不住输球的痛苦。尽管如此,他一想到如果有一天要离开球台,仍然会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无助和迷茫。

尤其是现在,他在乒乓球上一无所有。

 

十一、

成为国家队的主力,是成长的烦恼。

许昕前不久参加了一个节目的录制,回忆了自己从打球到成为国手的心路历程说了这样一句话。那档节目的主持人是国内一个特别有名的谈话类主持人,虽然常常被网友恶搞和调侃,但在谈话类节目中还是非常有分量。那个主持人就特别喜欢许昕,采访结束后不停地夸许昕懂事会讲话,还说到时候有比赛要给她留票,她多带几个漂亮的小姑娘过去给他加油。

节目本来定好了在八月左右播,结果碰到那个电视台的高层变动,许昕的节目原属于台内另一帮人的制作,牵扯到派系纠纷的问题,两方都有你死我亡的架势。

一来二去许昕的节目竟然被掐掉了。

那主持人早上一大早给许昕发微信,说节目出了点麻烦,可能他的录制会变成通稿,问许昕有没有什么想改的内容。

许昕想了一下,自己那天谈话真诚谦虚,没吹牛也没说得罪人的话,于是说没啦,让他们就按原内容去写吧,不要写他坏话就行。

但放下手机许昕就觉得可惜啊,自己那天买了一身特别好看的衣服还配了一双限量版的球鞋!

他揉着头发进训练馆后第一件事儿就是找刘国梁汇报节目的情况,刘国梁听完皱起眉头说:“这也太随意了,我们好不容易抽空去做这档节目,说掐就掐掉了。”

许昕努努嘴,说:“对啊,我还打完比赛去录的,累死了,他们说给我发通稿呢。”

“通稿哪有节目宣传效果好,我们这么些年轻帅气的运动员用文字表达不了。”

刘国梁说着就开始掏出手机联系人。

许昕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年轻帅气给吸引了,那个节目被掐的小纠结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一天都美得不行,逮谁练球都积极温柔。

 

国家队那边在得知节目组临时掐掉了他们的录制,其实挺光火的,但人家节目组高层和自己上级这边关系又很硬,打个招呼私底下动作一番就没办法了。

刘国梁这边却坚持说乒乓球的宣传本来就少,要是八月的动静一点都没有那影响力就断档啦,节目那个台不播也得想办法弄出其他的来。

这放以前都是件小事,没人会计较,但刘国梁和蔡振华这几年对宣传这块特别看重,包括孔令辉一直积极给他的女队树立形象,都是为了能赶紧把国乒的牌子打出去。因为就是今年刘国梁明显感觉来谈合作的大牌少了很多,都跑去隔壁羽毛球那儿呢。没合作就没收入,没收入运动员打得那么苦是为什么?再说了乒超和乒赛的观众一年年减少,他们要再不着急,不仅陈玘去养猪,整个国家队都得去插秧了。

可是上面对这件事儿压根不重视,每次就给金牌任务不给热点。反倒是羽毛球那边,金牌任务极其轻松,球员倒各个出行都跟明星似的。他和孔令辉私底下都大为光火,为自己的运动员不值。

凭什么我们就这么吃力不讨好!

 

恰巧他们几个协会的人在为这个节目的事情升级吵架时,央视和他们关系好的几个年轻记者建议要不要组织些自媒体的宣传。这几年央视也在大力投入自媒体,和几个公司都有合作,要是刘国梁同意,组织他们的小队员做一些活动和宣传效果也不比上节目差。

刘国梁是个接受新事物快的人,他要了个大概的策划方案看了看就拍板同意。本来他就有意把他的那些新一代运动员都推到年轻人中去,只是早年走了些歪路,错过了特别好的时候。那会找他们签约的两个新媒体平台,一个是社交网的龙头老大,和体育局这边关系也特别好。另一个做门户出家,成分稍有些不纯,但势头特别强劲。他的大多媒体朋友都建议选择后面,他也跟上面这样建议,但是那会决定权一呢不完全在他手上,二呢他也不懂觉得还是正经途径像什么访谈采访比较重视。等合同下来的时候,所有运动员都接到通知立刻停掉手头有的帐号转到另一家,人气一下子就被顶掉了。

尤其是在伦敦他团体拿了冠军居然祝贺的人都很少时,刘国梁感到了深深的危机感。

纸媒和电视的衰落仿佛一夜之间,大时代面前,千变万化,目光所及,迷雾重重。没有什么是不会陨落的,即使你做的再好。

 

于是他最近趁着泳协转型的风口赶紧跟上级建议,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看看人家泳协的造星能力,孙杨啊宁泽涛等等,也不耽误训练,知名度大了成绩反而越来越好是哇,我们国乒成绩本来就好,只要打开来给别人看,根本不愁不吸引人是哇,而且我觉得那个模式还可以改进,国乒可以在推出个人的同时保全集体,绝对不会像有些协会一样走极端。

三番四次之后,总算是打开了上级的金口,说可以从原来的固有宣传经费中分一笔新的出来,让他们做新方案自由支配,前提是不许影响队员训练。

刘国梁一口答应过来,心想我还比你们不清楚,全世界最操心队员成绩的就是他刘国梁了!

 

 

男队和女队今天白天都接到通知说,周日要去某知名大学做演出活动,这周每天训练结束后要练习表演赛。

许昕和马龙的任务就是花式乒乓球,还有马龙得准备演讲。

马龙心想这不久后就要德国世界杯了,咋又出了个新招要折腾呢?

但他也没问,接到任务后就开始挖空心思想稿子去了,对他来说演讲可比花式乒乓球难多了。

倒是许昕对这事挺乐意的,他为了训练已经收起了很多爱玩的心思,这会有个公派的机会当然要全力以赴。他以前跟他哥也就是陈玘练拍上停球,现在技术已经炉火纯青,正好可以趁机耍一耍。

刘国梁一看自己的队员们对每天训练后的排练参与性都很积极大感欣慰,觉得这也是个极大的放松,这样他们也不会沉迷于网络游戏或者光喝酒。

越想越觉得不错,对自己的决定满意极了。

 

十二、

许昕到了大学里,第一个事情就是拉着马龙去找经管系。路上逮着一个学生妹妹问楼在哪儿?那个妹妹平时也不关注体育,只觉得眼前这俩男生虽然不是很帅,但青春洋溢,看着很是舒服,害害羞羞地说离这不远,走过前面的食堂就是。

许昕这么风风火火地找经管系的楼是因为他大学挂的就是经管专业。他们运动员虽然不怎么上课,但到了一定年龄国家队都会给挂一个学校专业。一般都不难,选择性特别多,尤其是他们这些主力运动员,很多学校抢都来不及。当然,大部分时间是不去上课也没怎么想过专业的事儿。毕竟秦指导都说了,让许昕训练想球不训练也想球,吃喝拉撒醒着睡着必须都得想球。就算他再天才也没法估计大学专业的事儿了。

反正都是能毕业的,还能硕博连读。

相比许昕的不屑一顾,马龙一开始却是想好好学的,毕竟他不能打一辈子乒乓球,好好读个书是有必要的。

然而一个月之后宣布放弃。

这每天训练完还要看个数学题的日子,比输比赛还难受。而且在许昕的“潜移默化”之下,马龙放弃好好念书的罪恶感都越来越淡了。

最后表示不管了,等领毕业证就行。

 

但许昕虽然四年看完的经管资料还不到五十页,却对自己这个专业充满自豪。觉得怎么也是个做上级领导的专业,每次介绍起来都挺得意的。这次来之前就说要去看看第一学府的经管系长什么样。到了之后觉得普普通通嘛,还有点破。

顿时就跟马龙吐槽了一番说幸好当初没选这学校。马龙说你户口问题都没解决呢,没得选。

一下子就给许昕打了一脸。

 

他们怕在大学里迷路耽误一会活动开场,决定原路返回,在路过食堂时,前面熙熙攘攘的好像在办什么活动。

许昕左顾右盼往那看,马龙也挺好奇的,跟着张望。正当两人琢磨那是啥的时候,猛地一个话筒伸到他们面前,一打扮挺可爱的小姑娘冲他们笑说:“同学能做个社会调查么?”

许昕下意识想走人,马龙也想躲镜头,要是被刘国梁知道了非削他们不可。

那小姑娘连忙抓着他们不放手,撒撒娇说这是社团活动呢。

许昕其实对姑娘挺没辙的,就说好吧好吧,什么题目啊。

 

“如果有一天醒来你们变性了会做什么?”

马龙一下子就笑起来说:“这什么题目啊。”

“就做个调查嘛,你想干什么呢?”

“当然是躲起来不让人看见了,太丢脸了。”马龙说。

“这么害羞哒。”小姑娘乐了一下,又把话筒对准许昕,“那你呢?”

许昕想了下,说:“组个男女混双呗。”说完朝马龙看,两人哈哈笑。

 

“哎呀哎呀,这话隐晦中又很有尺度呀。”那个可爱的姑娘突然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摄像机的小哥也不怀好意地看着他们。

许昕纳闷自己没说什么呀,怎么这俩人一副抓到大事情的表情。马龙又说好了好了,我们还有事儿呢,这段儿别播啊。

就赶紧拉着许昕跑了。

 

“马龙我刚刚是说什么不该说的了吗?我还真想变成女队打个双打试试的,到时候一定吓死男队,哪里冒出这么厉害的女队员。”

许昕一路嘀嘀咕咕,畅想了不少他变性的比赛成绩。

“大满贯我能拿两轮儿!”

“得了吧,到时候人家怀疑你吃兴奋剂呢,有女队员长你这样的嘛。”

“我不是挺好的吗?”

“你一大腿都有人家丁宁两个粗!”

“瞎说,现在她们天天都跟练田径似的打力量,我顶多就她半个。”

“丢不丢人啊,跟女队比力量。”

马龙简直佩服许昕的脑回路,居然能在这个无聊的问题上纠缠这么久。幸亏到了活动现场,不然许昕能叨叨一下午,也许到时候真去变性了。

 

十三、

从大学做完交流活动,国家队就进入了封闭训练,备战德国世界杯。

每次赛前的封闭训练都特别磨人,不仅是体力还有心志。那种高压的状态把赛前的紧张逼到了极致,每个人每天都绷得很紧,偶尔面对媒体的采访会有一个笑容之外,其余时间都在疯狂地练习。受伤除了和自己的教练之外其他人轻易不说,甚至会打封闭逼自己上。

张继科就是这种人。

那天结束最后一天封闭训练的时候,他趁人不注意一个人躲进了房间。一到房间就扶着门跪下,疼得面目狰狞不能喘气。

医生早就叮嘱过他伦敦之后的训练量要减少减少,封闭打多了副作用特别大。张继科自己也知道,所以在伦敦之后他是有心退役的,否则老了可真不是开玩笑。但自从刘国梁和肖战分别来给他训话之后,他决定继续打下去。尤其是马龙成绩不断的崛起,燃起了他心中的不甘和好胜。

想赢,不止是训练,不止是小比赛,他想在大赛、想在所有人面前赢,证明他张继科是实至名归的大满贯。

可是伤病的折磨让他基本上没有这个机会。训练少了技术就下降很快,担心受伤就不敢拼,这样想打赢马龙一辈子永远都不可能。留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他不用想都知道自己还有几年的运动年龄。有些运动员是过了巅峰就走下坡路,他张继科过了巅峰就会掉到谷底,从来都没有什么上坡下坡这种婆婆妈妈的说法。

那几年没打出来的时候,他做梦都想拿世界冠军拿大满贯,身体毁了就毁了,如果今天能给他一个冠军,就算明天死了也无所谓。

这半年在每个疼醒的晚上却会想,如果身体状况还好,他至少还能跟马龙拼三年。他有这个信心不落下风。

一想到这个他就很不甘心,再过几天他们就要去德国了,他不能用这种状态去迎战。

既然要赢,豁出命都要赢。

想到这里,张继科咬着牙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嘟——嘟——

“喂,肖指导,我想……”

 

德国世界杯的参选名单定下来之后,马龙张继科单打。

许昕从教练那得了消息之后不是不失落,他一个人下午在房间发呆发了好久。

怎么又没选上呢?这样还怎么打去里约啊……

 

这会正是秋天,气温已经比较凉爽,他屋子外的树有些叶子开始发黄,风一吹窸窸窣窣。

许昕把窗帘和窗户都打开了,躺在床上听着这黄叶拍打的声音,很难得觉得伤感。他伸出左手在自己的眼前。

这是一双骨节分明,白皙有力的手,指甲修的整齐又不乏秀气。反过来的手掌,拇指食指都有明显的老茧,他的茧比其他运动员多一些,中指的部分,这是练直拍的运动员特有的。

他就这么好玩儿似的一张一合自己的手指,阳光从中间漏下来落在他无神的眼睛里。

这么大的手,为什么好像总是把握不住他在意的东西?

 

正值他自我伤感的时候,周雨跑来敲他的房门,说昕哥我们啥时候走啊,不是说要比龙队早到吗?

许昕突然想起来,他要给马龙过生日呢,策划了好几天给他壮壮士气的庆祝会。他拍拍脸从床上跳起来,跟周雨说让他到楼下等着,他换个衣服就来。

伤感什么的等马龙赢了冠军再说吧,反正事情已经这么定了,想太多也没用。

 

那天许昕一路给马龙从出国家队布置到酒店。他知道马龙喜欢公仔和超级英雄,就买了一路的公仔服装让大家穿上,给马龙当司机当接待当神秘路人的护送到餐桌。本来还想定做一个钢铁侠的蛋糕,后来太匆忙商家也说接不了,于是临时找朋友在美国空运了个最大的钢铁侠限量手办,当晚就让马龙拆了。

马龙抱着那个钢铁侠,一晚上的笑容就没停下来过。他一开心就喝酒,那天晚上谁跟他敬酒他都不躲,一不小心喝了个今年最大量。马龙本来就是国家队继王皓邱贻可之后的酒神,他喝高了,其他几个早就撑不住了,除了生了病脸色确实很差不能喝酒的张继科,好几个来回跑洗手间吐得昏天黑地。马龙也吐了一次,最后意识模糊地靠在沙发上听许昕唱歌。

 

旋律是马龙熟悉的,他以前听过,后来还特地问了许昕名字,叫洋葱。

 

——大家都吃着聊着笑着,今晚多开心

——最角落里的我,笑的多合群

——偷偷的看着你,偷偷的隐藏着自己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

——你会发现,你会讶异

——你是我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

——听你说你和你的他们,暧昧的空气

——我和我的绝望,装得很风趣

——我就像一颗洋葱,永远是配角系

——多希望能与你有一秒,专属的剧情

………………………………

 

马龙躺在黑暗里,屏幕的灯光照着他的脸,他抬眼就能看到闭上眼唱歌的许昕。他唱歌总是一副忘我的样子,比打球投入。

喝醉酒容易动情,这么矫情的歌,马龙竟然忍不住想流泪。他一撇头,把脸埋回黑暗里。

 

十四、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天堂和地狱,那马龙觉得自己就是活着经历过这两者的人。

几天前,他还沉浸在自己26岁生日的喜悦中,享受14年渐渐从低谷回升的好状态。才不过几天,他就如同跌入了地狱。

在打完最后一板球,他整个人一下子僵冷到极点,张继科胜利的怒吼震动着他的耳膜。一切仿佛又跌回了2011,他输掉了伦敦单打资格的那一瞬间。

他眼看着张继科兴奋得不能自我,无处安放的激情让他像一只真正的藏獒。那只藏獒从他眼前跳起来,愤怒地踢毁了广告牌,在一片哗然中享受自己的胜利。他却觉得那是掌声,还有对他的羞辱。

在所有镜头对着张继科的时候,马龙悄悄地退到场边,低着头收拾球拍,强忍着眼泪默默退出所有人的视线。

 

许昕在观众席上看到比赛结果时,震惊的有好一阵没有缓过来。

不是没想过张继科会赢,但是没想到赢得这么狠,第六局打的逆转,狠的打碎了马龙所有的自信心。

而且他那什么庆祝方式啊卧槽,继科儿是赢球赢得冲昏头了吧?许昕看他踢广告牌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真TM有种啊继科儿,我看你一会跟刘指导怎么说。许昕一瞄座位席,肖战已经憋得满脸通红,刘国梁则跟个黑脸包公似的,马龙又不知踪影。

完了,接下来一个月要死人了。

 

果不其然,当晚欧洲媒体,国内媒体,微博,新闻联播,跟打了兴奋剂一样,滚筒播放张继科踢广告板的壮举。

赢了比赛,输了人品。

中国乒乓少你一个不少,滚出去。

想赢球,先做人。

…………

许昕稍微刷了下微博就看到刷刷刷的骂声,不由得为他的好兄弟捏了一把汗。国乒向来对处罚执行极其到位,管你什么世界冠军大满贯选手,照罚不误从来不徇私。他给张继科叮了一条微信,说哥们你今晚真红了。

张继科迅速回了四个字,哥我高兴!

 

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许昕想,你还能比我哥屌呢?他都去养猪了,你还高兴个p!看你硬到什么时候。

就在许昕密切关注张继科全网负面消息的时候,一条特别关注弹出来,是马龙。

——非常感谢大家的留言,这样一场比赛大家期待已久,希望大家没有白熬夜,我们都尽最大的努力但肯定还是有输赢,这就是竞技体育,继科的个性很强,比完赛也是种释放,希望大家还是能正确看待,后面的路还要走继续努力吧。

许昕一愣,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他想象着马龙一字一句地敲下这些平淡的文字,都是带着什么表情和心情。

 

从杜塞尔多夫回北京的飞机要从慕尼黑转机,他们几个买的票离比赛特别近,今天比完明天就得走。许昕都来不及找马龙聊个天吃个饭。

他们早上匆匆忙忙收拾好赶到机场。德国的海关一直是欧洲出了名的慢,他们队都拿着特殊护照,也在安检处等待了许久。马龙穿了一身灰色套头衫,还带了一个鸭舌帽,低着头排在运动员最后面。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上去跟他讲话。秦志戬面无表情,走在马龙前面不远,等马龙安检完帮他收拾了一下行李又走开了。

 

一行人就这么匆匆上来慕尼黑的飞机。慕尼黑的那班转机中间有三个半小时的休息,他们从飞机上下来之后就去餐厅点东西吃。德国的机场肉食为主,大猪蹄大香肠,张继科看得特别没食欲,点了一盘沙拉昏昏欲睡地在座位上啃,完全没有昨天刚赢比赛后那种热血沸腾的样子。

许昕想去找马龙,但马龙就一个人在咖啡厅吧台坐着,两边都是德国大胖子。他心里挺着急的,觉得这会必须要跟马龙说上话,就是老找不到空隙——马龙世界的空隙。

马龙平时尚且个谨慎的人,尽管开朗也孩子气,却不轻易让别人走进他,何况输球。他每次输球就把自己封闭起来,完全拒人于千里之外。这次输得太惨,别人只当是一次意外的输球,而许昕却明显感觉的马龙这次很受伤。他能体会输球的难过,但永远不会有马龙那么刻骨铭心。

说到底,他和马龙不一样。

 

他们吃完饭开始找登记的位置。一行人第一次在慕尼黑转机,有点摸不着头脑,让翻译来去问了几次才找到机场的快速传送列车。

就在他们等H车过来的时候,翻译突然问了一句:“马龙呢!”

大家立刻环顾四周,马龙真的不在。

一下子就慌了,不仅秦志戬刘国梁面露急色,张继科也瞬间皱起了眉头有点不知所措。

许昕抬头看了看列车显示板,说:“马龙会不会做反方向的M车了。”

慕尼黑的登记快速列车都在一个轨道,但是有好几个方向,一不小心就坐错。

“刚刚走的那辆就是M!”张继科说。

说话间,H车到了,他们站在门口不知道上还是不上。

许昕说:“你们先到登机口,我把马龙的登机牌带上,我去M那边找他,他弄错了肯定也不会走远的。”

刘国梁犹豫一会,秦志戬却抢先说:“让许昕去吧,我们先走。”

于是他们就先上了H的车,走之前让许昕电话联系,不要怕浪费流量和话费,有事就打。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