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蒙

自由的甜点师。

杰作masterpiece(胖胖球同人)

啊,胖胖球把我萌的不要不要~~~~


一、

今天下午训练结束下起了雨,空调的线路出了故障。在大热天出这种事情是很要命的,尤其是进入了大赛前夕,这时候体育馆里乒乒乓乓的声音显得特别闹耳。国家队一众练的浑身黏糊,乒乓桌角被湿汗的手来回擦,好些体型壮的运动员一天下来已经到了快崩溃边缘。

“真不行了,要热死了————啊————”

秦指导站在马龙背后,看着自己的徒弟和原来的徒弟许昕在打练习。突然一局快结束时,许昕揪着衣服大喊。

这什么情况呢。

“再打就死了,秦指导。”许昕满脸通红地用拍子扇脸,喘着大气。对桌的马龙还因许昕的抱怨没反应过来,盯着球在想事。反而是隔壁桌的几个陪练附议,真心太热了。

秦指导面无表情地哼了一声:“热死了也得打完。”

“您真是亲爹啊。”许昕歪头咧嘴一笑,表情巨无奈地硬头皮上场。这乒乓球队的教练们狠起来真是要命,还有那些个修空调的,这个月要扣他们奖金!

快点打完。

许昕再次发球前算了下时间,决定在15分钟内搞定这两局,否则绝对要出人命。然而一抬头,马龙正目光如炬地盯着他。

妈的,打不完了看来,马龙还来劲儿了。

这马龙热都没点反应吗?许昕一脸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他。

 

大约半小时后,许昕筋疲力尽,训练的时间到点,内容也完成,他决定不加练早点去洗澡,再做个治疗睡觉。教练们今天也格外宽容,没有加训要求,毕竟40度的高温,体育馆内关起门42度以上,确实把很多人的体力提早透支了。

毕竟运动员也是人。

 

秦指导对许昕点点头后,走到仰头喝水的马龙面前,对他分析刚才那局。许昕觉得眼前这幕挺熟悉的,以前他和马龙打完,秦指导会拉过他们俩讲这讲那,好或不好。他一想事儿就容易眼睛直,本来就呆呆的脸显得更加逗。吴敬平吴指导敲了一下他,他才猛地回过神来,诶诶两声表示回应。

“刚刚的那些都晓得了吗?”

“恩。”许昕点头。

吴指导觉得他这个新徒弟什么都好,就是总容易分心。这其实挺要命的,对一个顶级运动员来说。他撇了一眼许昕背后,是樊振东的球台。小胖整个人已经湿得从水里拎出来似的,但反手拉球还是跟炮弹一样猛。吴指导颇感欣慰。

“去吃饭吧,早点去做治疗,你今天也累了。”吴指导对许昕说。

诶,许昕应了一声,哒哒哒地往休息室跑。

 

许昕很少一个人吃饭,他在国家队人缘好,练完球常常咋咋呼呼一堆人凑一块,要么吃饭要么玩游戏。他换衣服的时候休息室里人不多,因为实在受不了身上黏糊糊的感觉,他洗了个澡才回来整理东西,有些人早去吃饭了。

“昕哥,吃饭呢?”几个小队员跟他打招呼。

“就去了。”他撩衣服回道。

看着从他面前走过的队员,许昕突然觉得如果这会是马龙,他肯定就会和他们一起去吃饭了。为什么会这样想呢?

许昕纳闷自己这个想法是哪儿来的,诶对了,马龙呢?

他一转念,马龙好像还在体育馆吧?估计还在练习,我了个去。

以前秦指导刘指导就喜欢训他,说许昕你看看马龙,人家马龙从来都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的,拿冠军的时候哪次掉以轻心了,你就知道嘻嘻哈哈。

这……许昕觉得马龙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有一次他回嘴秦指导说我会算呀,还有你也没看着我怎么知道我偷懒啊。

话一出口许昕就反应过来,怎么自己好像在撒娇似的。他难得有一次觉得挺不好意思挺后悔的,怎么自己就管不住嘴呢!

倒是吴指导,并不训他,挺温柔的,难怪大家都说吴指导脾气特别好,奶妈式教育。

 

从休息室出来,许昕撞见方博和周雨,正巧他们也刚练完没吃饭,三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损,同时往食堂窜。方博近两年的成绩挺好的,奥地利公开赛拿了冠军,韩国那场也拿了亚军,看着就喜气洋洋的。许昕就爱逗他,说方博儿你这么打下去真成一哥了。方博回道,那哪儿能啊,不还有昕哥你么。许昕说,改明儿带我打个双打也赢一场。方博说,可以啊带带你这非主流也行。

听了这话许昕对着他就一顿猛敲。

老子是国服正统直拍!

 

二、

 

 

 


评论(5)

热度(69)